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八章 后夜祭(1 / 2)



「乙咲可真受欢迎」



雪绪站在我身边,看着操场上的人群低语道。



站在人群中心的人自然是我们的偶像乙咲玲。



「看这个样子,宣传效果也不用说」



「是啊」



我觉得甚至有些过头了。



今天是文化祭第二天。



昨天的事情并没有闹大,我们的女仆管家咖啡店允许正常营业。



顺带一说,当事人金城因为我没有过分要求,并没有受到严重的处分。



不过还是没能防止停学一周的报告送到他签约的公司。



这恐怕会为他今后的演艺活动造成障碍,没有变成伤人事件就够好了。



『乙咲可真可爱……』



『玲穿女仆装的样子算得上限定事件了吧!?』



『好想和她交往……我真的好想和她交往』



『我、我能拍照片吗!?』



我走进人群,随即便听到人群中不分大小充满了对玲肯定的声音。



我很高兴乙咲玲能这么受欢迎,就像是在夸我自己一样。



不过————内心深处不知为何在隐隐作痛。



「……说起来,凛太郎,今天是正式上场日子对吧?」



「嗯?啊,是啊。每天事都挺多的,都没什么感觉」



今天的文化祭结束之后,就会开始我校的后夜祭。



它既是展示我们的练习成果的舞台,同时也有可能关乎到柿原今后的校园生活……甚而至于成为他人生的岔路口。



虽然他也有很高的可能不会告白,但告不告白本身就对他的人生有巨大的影响,所以我并没有撒谎。



他本人或许因为那次身体不舒服转变了态度,只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紧张。



总而言之,没有变得紧张兮兮的比什么都好。



「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,我也得加把劲儿」



「……凛太郎,加油」



「嗯」



雪绪应该没想过我会站到舞台上吧。



即便他内心里觉得我不适合上舞台也是正常的事。



不过,我从他的笑容中感受到了纯粹的期待。



对我来说,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的期待。我很想回应他这份感情。



(能做的事……都做了)



我低头看向手心,指尖有一块变得更硬的老茧。



这是我努力至今的证据。既快乐又痛苦,自夏季开始努力的结果。



所谓努力不会辜负人也许只是句漂亮话,说成不会白费更合适一些。



总而言之,努力过的事实能够成为我之后的依靠————。



「先做今天要做的事吧。文化祭无法顺利结束,也就享受不来后夜祭」



「也是!」



我还要做厨房的工作。



麻利做完工作,为下午做准备吧。



◇◆◇



「今天也辛苦各位了!」



「「「辛苦了!」」」



柿原开口之后,我们举起了纸杯。



下午,我们顺利结束营业,倒上剩下的饮料慰问彼此。



虽然我们第一天的负责管家的那一班因为金城的缘故莫名结束,不过第二天并没有受到影响,反倒是因为玲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没了校外客人,营业额却仍然和第一天不相上下。



「后夜祭自由参加,现在可以解散了。今天真的辛苦大家了」



「你们后夜祭不是要上舞台吗?我等看完再回去」



看到同学们面露微笑,柿原害羞地搔了搔头。



「这、这样啊……我、龙二、凛太郎都很努力,大家一定要来看一看」



「羞什么羞!」



看到柿原被男生们开玩笑,我也不禁觉得有趣。



这期间,二阶堂和野木来到了我身边。



「志藤君,咱的贝斯起作用了吗?」



「嗯,我用得很小心」



「嘿嘿,这样呀」



野木不知为何十分开心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

她可能一直都很在意就那样白白放着。



「你们会参加后夜祭吗?要是方便,也来看看吧」



「咱会去的,必须从头到尾看完你们的精彩表演!」



野木开心地说道,她身边二阶堂搓着手,面颊微微泛红低声开口。



「柿原君说……一定要让我去看……」



哎呀,柿原还挺能干的啊。



「……这样啊,那可要仔细看完呢!」



野木面露喜色,握住二阶堂的手回过了头。



二阶堂虽然被野木带着跑,不过最后露出了和柿原一样害羞的表情,喜形于色。



(柿原,看来已经有结果了)



柿原会直接找二阶堂,就代表他打算告白吧。



他此前曾那么痛苦,但现在却露出了一如往常清爽的表情,或许是因为放下了什么。



不知为何,我不禁有些期待。



嗯,自己这么说还挺害羞的。



「嗯……唉?」



「穗花,怎么了?」



「说起来,怎么没见乙咲?」



正如野木所说,教室里不见玲的影子。



我早就注意到了这件事,当时擅自下了结论,以为她是去厕所了。



就在这时,教室里的扬声器突然响起了校内广播。



『啊、啊————』



我听过这个测试麦克风的声音。



「唉,乙咲……?」



正如二阶堂所言,这个声音毫无疑问是玲的。



我什么都没听说,为此感到十分惊讶。



『呃……大家好,我是乙咲玲。文化祭期间辛苦大家了』



同学们不知所措的这段时间,她透过扬声器继续道。



听着她那生硬问候,教室里、走廊中,都为了听她继续说下去一片寂静。



『包含准备期在内,我没怎么参与到文化祭当中,但我却听说因为我的缘故给同学们添了麻烦』



教室里顿时嘈杂了起来。



大家早已决定不告诉她金城那件事,但她却已经知道了,大家应该是觉得很尴尬吧。



他们不知道的是,玲当时就在现场,并且还遇到了麻烦,她会知道也是无可奈何。



『所以今天我想为此向大家赔罪,借用了广播室』



请看操场————。



听到玲这么说,我们看向了教室的窗外。



面前的操场上,有准备好的营火和后夜祭的舞台。



舞台上则是站着两个人影。



「唉!?那不是夏音和美亚吗!?」



「真的假的!?真的假的真的假的!?」



同学们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

舞台上的人确实是夏音和美亚。



两人发觉我们在看她们之后,向校舍挥了挥手。



学校里顿时爆发出了欢呼声。



『作为后夜祭的开场节目,我们千层酥组合会稍稍借用一下舞台。希望各位能够喜欢』



玲说完这句话,切断了校内广播。



————自不必说,所有人在同一时刻一起离开了教室。



不知不觉,操场上的舞台前聚集了大量的学生。



虽不至于全校学生都在,但至少也有学校里八成。



「哇!是真的夏音!」



「美亚大人!看这里!」



舞台上的两人挥了挥手,回应欢呼声。



这小小的举动就让操场上的所有人为之喝彩。



不愧是偶像。



『谢谢大家满足玲的任性!』



「「「不用谢!」」」



『我很高兴大家都这么善解人意!大家能来,我们会使出浑身解数大闹一番!』



「「「好耶!」」」



偶像打扮的夏音和平时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

大众对她的印象应该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儿。她的每一个部分都表现出了这一点,但于我而言,她的可靠更让我印象深刻。



我认为她的每一个方面都表现出了要完美完成偶像这份工作的自尊。



或许正因为知道平时的她,才会有这样的感想。



这让我萌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,感觉还很不错。



『今天除了我们最经典的歌,还会公布一首新歌。请大家一定要听到最后』



「「「呀啊啊啊啊啊!美亚大人!」」」



美亚开口之后,女生的欢呼声占了相当大的比例。



不愧是王子角色。————不过,我知道她比任何人都期望成为〝女孩子〟。



这也让我那小小的内心填满了一种名为优越感的蜜汁。



『啊,真的是!你可太慢了!』



夏音看向我们这群观众的后方,说道。



我们一齐看去,玲正悠然踱步而来。



她已经换上了舞台服装,衣服各处装饰着宝石模样的装饰,日光照到之后闪闪发着光。



「抱歉,我马上过去」



我们让出了通往舞台的路,让玲通行。



她似乎原本打算从外侧绕进去,看到同学们让开一条路面露惊讶低头行礼。



『呃……这两天文化祭辛苦大家了』



玲环视我们一圈,对着胸前的麦克风说道。



我们默默听她说着。



『请容我再一次对被我牵连到的人道一次歉。二年A班的大家,不管是文化祭的准备还是文化祭当天,我都没有帮上忙……真的对不起』



玲低下了头。



夏音、美亚以及我们,所有人都在默默地看着她。



我本不想说这些话,其实有很多人都不太喜欢玲。



有的人觉得她高高在上,有的人觉得她得意忘形,还有人觉得她在这个学校就是个麻烦。在这个学校随时都能听到这些刻薄的话语。



玲自然也会听到。



对于千层酥组合的玲来说,应该有更适合她的学校。



但她还是选了这里,她没有告诉我原因,但想必也是下了很大的觉悟。



这期间,玲或许也为了让自己融入进去,一直绷紧神经。



讨厌玲的人可能会因此增多————不过想这些讨厌事也于事无补。



我能做的只有在这里注视着她。



『接下来……请听〝Summer Over〟』



一个我不太熟悉的旋律开始播放,我只在家里听她哼过几次。



这是千层酥的新歌。



歌词以一名少女为主角,祈愿夏日不要结束,无处不在引起人们的共鸣。其中蕴含着因暑气而欢喜因秋凉而孤寂的为难之情。



这不禁让人回想到每年都会遇到不同的夏季,每年都会为独一无二的夏季而伤感。



众人静静听着这首歌。



歌曲结束,巨大的欢呼声几乎将舞台包围。



甚至有学生为在现场听到千层酥的新歌欢喜到流泪。



想到她们今后也将在这样的氛围中演出,我不禁有些忧郁。



『虽然有些早,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首歌了』



『最后一首歌是我们的代表歌!听过的人要一起拍手哦!』



听到夏音和美亚这么说,察觉到她们意思的人放声欢呼。



说到她们的代表歌,就只有那一首。



『————请听〝Mille-feuille Star〟』



这是千层酥的出道歌,知名度远超那些广告里的曲子,是她们毫无疑问的代表歌曲。



粉丝们逐渐沸腾,随着节拍一起拍手。



加上拍手声之后,歌曲愈加热烈,她们三人也逐渐激昂起来。



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粉丝,一定会将此刻当成一生的回忆。



这让我再次痛感自己平日里度过了多么奢侈的时光。



「……啊」



就在这时,我感觉有人在看我,便看了回去。



舞台中央,无数学生中间,玲看着我,我们四目相对。



————『加油』。



我从玲的视线中似乎听到她这么说。



(想必上次的回应吧)



那一天,玲在千层酥的演唱会中忘了词。



我虽然大声喊了过去,但那么大的会场,她想必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

传达过去的想必只有目光。



我当时并不确定,但看到她回应过来的目光,我明白她是在告诉我,我的意思确实传达了过去。



这让我不禁想要放声大笑,这个互动让我开心不已。



「……加油吧」



我似乎相当单纯,一个女生的加油支持就让我鼓足了干劲。



事后还得向她道谢呢。



————要赶在无法告诉她之前。



「……」



我咬紧牙根,离开了舞台。



我们差不多也该准备了。



就暂时忘记那些讨厌的东西,只想着今天吧。



过去的夏天,过去的今天,今后永远不会再回来。



◇◆◇



我回到教室收起贝斯,回到操场,绕到了舞台后面。



这时候,千层酥的演唱会已经结束,学生们正闲得无聊。



有许多人留了下来,想要目送她们离开,大部分人都开始了每年例行的后夜祭。



「啊,凛太郎」



「你怎么敢这么随意找我说话的」



「因为没有别人呀」



会有目送她们的人,就代表千层酥还没有离开后台。



虽然并没有说好碰面,但冷静下来仔细一想,碰见她们也是理所当然。



「反正我们一时间也出不去,机会难得,就听完你们的演奏再回去吧」



「呃……别给我压力」



「没关系,你练得很努力了,拿出自信」



夏音可是乐器弹得最好的,她这么一说,我不禁对自己萌生出些许自信而感到不甘。



她似乎看出了这一点,目光中带着一丝戏弄的意思看着我。



作为最后的反抗,我并没有向她道谢。



「我也会在这里看着。作为你的粉丝,我要看完你的舞台表演」



「你是我的粉丝?开玩笑吧」



「是真的,我的心已经被你俘获了」



总感觉这个说法好老气。



我不太理解她是在指什么。



不过也当这句话是在开玩笑吧。



「话说回来,你们离开的时候有办法避免惹出骚动吗?后夜祭的人应该挺多的……」



「不用担心。我们会再换一身装扮,穿上我们学校的校服混出去」



玲立刻回答,夏音也说出豪言壮语,保证化妆不会有问题,我也只能是接受她们的说辞。



我现在可没时间担心她们。



『喂,佑介,注意镲片别掉了』



『我知道……。这、这个还挺沉的』



舞台另一侧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

我得和她们装作不认识了。



「噢,凛太郎!你先到了啊!」



「嗯,啊,你们在搬架子鼓啊。抱歉,我给忘了」



「这个啊,不用在意。我们是让吹奏乐部的老师抓到,使唤我们顺便给搬过来」



堂本说着,把架子鼓放在了空处。



我上前去帮柿原拿镲片,放在了同一个位置。



堂本歇下一口气,注意到站在身后的那三个人。



「哇!?你、你们没走啊————呃不是,你们原来还在这里吗!?」



「这个呀,因为怕惹出骚乱,没办法立刻离开。我们会找准机会离开的,能让我们暂时留在这里吗?」



「当、当当当当当然!」



那个充满男子气概,受到万千男生憧憬的模范堂本,居然畏首畏尾地低着头。



虽然不想这么说,但我真的不想见他这副模样。



不过这也代表他同样是一个淳朴男生。



「乙、乙咲……呃,作为班上的文化祭执行委员我要说一句……我们从来没有因为你没有帮忙就对你产生看法————希望你不要太内疚」



「……嗯,谢谢你。你这么说让我好受了一些」



柿原的补充,让玲的表情柔和了一点。



明确传达确实是让人能够安心的其中一个要素。



「————说起来,我们上舞台要怎么说啊?」



「唉?」



「有个乐队名好一点吧?别人似乎都想好了,我看过一眼舞台顺序名单」



说起来我们从来没有谈过乐队名的问题。



毕竟我们都觉得在人前表演也就这一次,因此都没有决定乐队名的打算。



「想一个比较好?就算想出来,要顶着出去还是挺害羞的……」



「但是很帅啊!现在可是记成了柿原乐队」



嗯,感觉这个一点都不帅。



「就例如……千层酥男孩————开、开玩笑的!」



————真是一言难尽。



堂本似乎只是开个玩笑,他偷偷看了看千层酥三人的反应。



不过多亏了他这个玩笑,气氛缓和了不少。



「我觉得不错」



「……啊?」



众人原本还觉得他这个玩笑一言难尽,却因为玲一句话一锤定音。



也不知玲是怎么想的,居然会说千层酥男孩这个碰瓷自己组合名的名字〝好〟。堂本会惊叫出来也是理所当然。



「乙、乙咲……真的好吗?」



「嗯,千层酥又不是我们独创的」



听到我这么问,玲漫不经心地答道。



我很想说问题不在这儿,但马上就要上场了,也想不到其他好名字。



柿原堂本不明所以,眼下只能用这个名字了。



「挺有趣的呀?应该也能抓住观众的笑点」



「确、确实!嘿嘿!」



夏音插话打趣,堂本害羞地搔了搔脸颊。



————堂本毕竟也是个男生。



「那……我们的乐队名就叫千层酥男孩吧。龙二、凛太郎,这样可以吧?」



我和堂本点了一下头。



我们的乐队名就这样定了下来。



『大、大家好!我们是千层酥男孩!』



柿原站在麦克风前说出这句话之后,观众们大笑不止。



观众的笑点被抓住,让我松了口气。



我原本还担心那些过激的粉丝会不会扔垃圾过来。



「柿原君!你很帅!」



「我来看你了!堂本!」



「呃……那个拿贝斯的是谁?」



听到这些声音,我不禁有些想笑。



多亏了柿原和堂本的知名度,现场聚集了三四十名观众。



能聚集比一个班还要多的人数,只能说他们真的很厉害。



关键人物二阶堂也在其中。



『呃……我们会站在这里,也是经历过相当多的练习』



柿原开始讲话后,观众们便安静了下来。



这或许便是他的领袖气质,又或者是那些能够让人追随的人所拥有的素质。



『时至今日,我为身边的两位添了不少麻烦。首先,我想向同我一起站上舞台的他们说一声谢谢』



快住口,我会害羞的。



————我装出了这么一副表情。不过我也确实有些害羞就是了。



堂本似乎真的很害羞,轻轻敲了一下镲片。



『也十分感谢前来观看表演的各位。虽然只有一首歌,不过还请各位能够听下去』



话音一落,顿时人声鼎沸。



柿原开始对着麦克风讲话之后,就不断有人被声音吸引聚集过来。



现在可能已经超过了五六十人。



但不可思议的是,我并不觉得紧张。



(毕竟练习了那么多)



我看向野木给我的贝斯。



一路走来,我从未觉得练习痛苦。



虽然因为指尖脱皮休息过,但结局却是为自己练习了这么多而开心不已。



最重要的是有那几个人在,她们每次演唱会规模都要比这大几百倍几千倍。



这点小压力不值一提。



「我们开始吧」



柿原看了我和堂本一眼,如此说道。



我们一言不发,点了点头。



『请听————』



柿原说出歌名,奏响了吉他。



同一时刻,他放声歌唱,夺去了观众们的心神。



柿原一人的前奏结束之后,我和堂本也加入了进去。



头开得很完美。虽然因为情绪比较高涨,节奏似乎快了一些,但并没有显出异样,反倒要比节拍略慢更容易跟上。



(……真开心)



我无法避免失误。



但明显要比刚开始的时候更顺畅,我知道这样不会拖累他们。



最重要的是很开心。



「!」



进入副歌的一瞬间,堂本的鼓点更加激烈。



我看了柿原一眼。



和他对上目光之后,我的嘴角微微扬起。



他似乎在对我说「放手去干吧」。



(好……!)



因此我上前一步。



弹得比以往更加激烈。



我有看着弦弹的坏习惯,但今天我将其强行无视掉了。



我抬起头,看向观众。



「啊……」



众人的目光聚集在我们身上。



这里的主角毫无疑问正是我们。



一股酥酥麻麻的快感从后背爬了上来。



原来如此,难怪会有人喜欢上舞台。



随着歌曲进行,我们来到了最后一段副歌。



已经无需再保留什么。



我们用尽全力,奏响了旋律。



我们抱着无所谓用光所有力气的心态站在舞台上。



随着尾声来临,将要结束的不舍涌上心头。



今后,我想必不会再和柿原堂本一起表演。



因此,我不愿再作保留。我将不惧完结,拿出所有的练习成果。



『————!』



柿原大声唱出了最后一句歌词。



我想,我们已经竭尽全力。



我不是主唱,但却气喘吁吁,用手扶着膝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