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一章 想要(1 / 2)



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



翻译:黑丝兔女郎



校对:黑丝兔女郎



我做了一个梦。



梦境一定在美国纽约。



美女美男们来回踱步,我就站在中间。



啊啊————这就是我如今所在的地方。



虽是梦,但我却轻易接受了它。



『嘿,美亚,准备好了吗?』



「……OK。随时可以开始」



我站起身,把剧本扔在了坐过的椅子上。



这是梦,但并不遥远。



我穿着华丽的衣裳,走到了镜头前。



我又深吸一口气,看向了抱着行李的他。



我和他四目相对,然后————。



我的梦就结束了。



◇◆◇



八月也已步入了后半段。



我最好的朋友稻叶雪绪和父母一起去了国外旅行。



我照顾?的人气偶像乙咲玲最近正忙着录歌,不常回家。即便回来也是一脸疲惫,直接就上床睡觉了。



就她那个身体能力,称得上体力怪物的她居然能累成这样,恐怕工作强度非同一般。



我向来都是将不工作当成自己的座右铭,换我肯定干不下去。



(毕竟……这个状况就已经让我很痛苦了)



我喝了一口饮料机接来的香瓜苏打水。



然后看向了面前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生。



「我问你们……要怎么样才能让梓喜欢上我啊」



「什么怎么样……只能正面上啊」



堂本,正面上是要上什么?你不会是想说扑上去吧。



这里是我之前和二阶堂碰面的家庭餐厅。



我被柿原叫了出来,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

一开始我挺不愿意的,但柿原说会请我吃午餐,我那薄弱的意志顿时便屈服了。



然后我就蹭了他一顿意大利面和无限畅饮。



「我正面上过了!结果就是约会的邀请被拒绝了!?」



「那一定是你力度不够!再多用点儿力!」



「那梓不就被我撞飞了!」



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?



我咳了一声,打断了他们。



我毕竟也是打着陪他商量的旗号来的,至少得做点儿事。



「呃,我觉得一上来就让她喜欢上你会很难」



「你、你说得是没错……」



「首先得让她注意到你是男生。就比如英雄救美」



「……我倒是做过」



————确实有这么回事。



这家伙在从补习班回家的路上帮过二阶堂好几次。



我是这么问二阶堂的。



那柿原佑介就是你的白马王子啊。



二阶堂则是如此回答。



不是。



虽然对柿原很抱歉,但我觉得他没有任何机会。



如果这种状况还能翻盘,那我能在酒场上说一辈子。不过,成了专业主夫应该也交不上酒友。



「就没有什么能一招翻盘的奇策吗?」



堂本,你快住嘴。别明说出来。说翻盘不就承认现在已经输了吗?



别再把现实摆给柿原看了。



「佑介君,你不打算放弃对吧?」



「……是啊,我不想放弃。只要梓没有交上男朋友,或者我没有输得体无完肤」



「我这么说可能不好听。你也挺受欢迎的,只要有那个意思随时都能女朋友。就算这样,你也不肯放弃吗?」



「嗯,我心里只有她」



「……我知道了,既然你这么说」



说实话,我早就在为他加油了。



一开始,我觉得他给我找了件麻烦事,很愁人————不,现在也挺愁人的,不过他的专一让我很有共鸣,很有好感。



现在的二阶堂对他没有恋爱感情,不做考虑就给他打助攻只会帮倒忙。



即便如此,我还是想尽可能实现他的愿望。



只要不费辛苦,我还是想帮帮他的。



这份感情引导出的答案便是利用某个活动。



「佑介君,文化祭」



「啊?」



「你要在文化祭上告白。你知道我们高中的那个传闻吗?」



「好像是……在后夜祭的舞台上告白必然会成功……」



「对,就是这个」



我们的文化祭有一个叫后夜祭的活动,忙碌过的学生们会在这个活动上慰劳彼此。



平日里严格待人的教师也会在这时放宽一些,会对一定程度的调皮捣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正是一个大闹一番的好时机。



后夜祭有一个称为自由舞台的地方。



任何学生都能独占这个舞台十五分钟,就比如非轻音部的学生可以在上面组乐队演出,也有人出于好玩上去跳舞,还有人会组成搭档上去讲相声。



这个舞台有一个传说,说是在上面告白的人必能如愿以偿。



严格来说,这并非传说这类暧昧不清的东西。



因为无论哪个年代,都必然有人会凑成一对。



借助这个活动,平日里会失败的告白或许会多一些成功的机率。



————这个说白了就是凭借公开告白,创造出一种难以拒绝的氛围。



虽然当下会接受,但有些情侣会在一周之后分手。



这手段着实卑劣,但我觉得二阶堂不会被气氛感染。



她很强。



她有勇气对不能接受的事情说不,其结果便是拒绝了柿原的约会邀请。



也就是说即便柿原这么做,两人也有很高的概率不会交往————在众目睽睽的舞台上被甩应当能达成他所谓的体无完肤。



这样一来,我就不用继续费心思了。



「等一下。就算能上去,上去的人不都要表演节目吗?我觉得只为告白是上不去的」



堂本居然点出了重点。



「要想上去就必须想一个节目。佑介君和龙二君搭档讲相声怎么样?」



「讲完相声告白未免太……」



「……也是」



相声就算了,嗯。



那该表演什么?有什么节目最多只需要两个人,并且还能创造告白的气氛。



一个人的话,可以独奏独唱。



「独奏独唱————」



「对了!我们来组乐队吧!」



————啊?



「我私下里在学打鼓!佑介有吉他对吧?」



「唉?啊,嗯……你是说之前和你一起去买的那把吧」



「没错!以前也一起玩过几次,但之后就没下文了,这次正是用它的时候!」



原来如此,组乐队啊。



这样一来就能利用曲子创造出告白的气氛。



但只有吉他和鼓手啊……还挺难的。



「凛太郎就来弹贝斯!这样就能组一个三人乐队!」


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

「呃……我不会弹贝斯」



「没事儿!还有一个多月,一首歌而已,肯定有办法!」



这话只有会的人才会说出来。



我完全不懂贝斯,必须从零开始盯着乐谱让手指记住。



我知道这有多难。



即便只是玩一玩,不会改变难易程度。



「凛太郎……!求你了!和我们组乐队吧!」



「……」



呃,我做不到。用常识想想都知道。



可提建议的人也不好拒绝。我引导他走到这一步却又转身抛弃他,这在小孩子里都算不负责任的。



万幸的是————我有时间。



暑假还剩两周,窝在家里一直练习或许有希望。



……大概吧。



「呃,可话又说回来,我都没有贝斯」



我不愿为了文化祭上仅仅十五分钟的演出花至少数万买一把贝斯。



我也不认识有贝斯的人,也借不来。



虽然我这么想……。



「穗花其实有一把。那原本是我、佑介、穗花三个人一起买的,但那家伙一上来就腻了」



「野木居然有贝斯啊」



嗯。就野木那个性格,她确实像很快就腻的。



要我看,她应该更适合吉他、鼓手或主唱。



虽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。



「她应该没扔,多半明天就能借来」



「……我知道了,既然你们都说到这地步了」



我不太想站到众人面前,不过主角毕竟是柿原。



在一旁默默演奏应该不会留下太深的印象。



况且————若要说我对乐器没兴趣,那肯定是假的。



「那佑介就是吉他兼主唱了,你也挺会唱歌的。不过,为了和声我们面前也会放麦克风」



「……我的任务是不是太沉重了?」



「只招募一个主唱未免也太丢人了」



「找穗花怎么样?」



「最终目的可是告白,乐队里有其他女生是不是不太合适?」



「啊……说得也是」



虽然没法具体说出来,但我基本上也同意堂本的观点。



简而言之就是只由男生出面大闹一场。



「……如果是以前练习过的歌,应该能行」



「好,那就定好了!」



还是定下来了。



车到山前必有路。我来这里本就是为了柿原告白,只需要做最低限度的工作就可以了。



话说————。



「————歌选哪首?」



「问得好!男人的情歌只有那一首!」



堂本道出的曲名是我都听说过的名曲。



◇◆◇



第二天。



我来到了离学校最近的车站。



这是为了从野木手上取贝斯。



在家庭餐厅聊完之后,堂本说完来龙去脉,野木便回了一句「明天就能送过去」。



然后我就真的来了这里————。



「志藤君!久等了!」



「你好啊,野木」



「哎呀,让你等时间长了吗?」



「没,我也是刚到」



「这样啊!」



严格来说只等了十二分钟左右。



这可是顶着炎炎夏日的十二分钟!



「给,这就是说好的贝斯」



野木这么说,然后把背上黑黑长长的箱子交给了我。



我双手接下的一瞬间,预料之上的重量让我踉跄了一下。



「呃……还挺沉的。带到这里真是辛苦你了,真的谢谢你」



「没什么!毕竟是为了帮佑介实现愿望!比起这个,这把贝斯就不用还给咱了」



「啊?」



我真心对此感到惊讶,随后看向了野木,她尴尬地看向了别处。



「呃,妈妈很生气,说用不上还一直占着地方很碍眼。咱说借给朋友的时候,她说就这样送给人家算了」



「可是……这个很贵吧」



「啊哈哈,也就是两万日元的便宜货」



两万日元挺多了,我也不清楚乐器的行情就是了。



应该是比较便宜的那种吧。



要么就是她的金钱观有问题。



「你要是过意不去,下次请咱吃饭就好!要去贵一些的店!」



「你算得还真仔细……好吧,我答应你。用借来的东西我也比较顾忌,这样也好」



一想到是借来的,就会因为一些多余的事分散精力。



像是别脏了,别伤到。这虽然理所当然,但问题就在于会想太多。



太多心也很麻烦。



「这样啊!……呃,你加油。咱真心支持你」



「……嗯,我会尽力的」



「嗯!那就更好了!咱约好要和小梓一起玩,就先走一步了!」



「真的谢谢你,帮大忙了」



「不用在意!学校再见!」



「嗯,学校再见」



我挥着手,目送挥手离去的野木。



毫无疑问,她是个好人。



她很会照顾人,受人喜欢也不无道理。



————正因如此。



她想必已经有所察觉,他们四个人的友情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产生裂痕。



若是能走到一起自然是好事一桩,但若是失败了,很多地方就无法回到之前的状态了。



「……我明白你的感受」



我面向虚空这么说。



我也有不得不考虑的事情。



自那场告白以来已经过了好几天,我一直都没有回应她。



我也不好让她继续等下去。



差不多该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她了。



◇◆◇



锅子里响着咕嘟咕嘟的声音。



厨房满是咖喱特有的香味,不禁惹得人流口水。



客厅的沙发上靠着一个金发的女孩儿。



她便是时隔久日回到家里的乙咲玲。



「……咖喱快好了」



「等不及了。好久没吃凛太郎做的饭了,我好期待」



「说是好久,其实就一个星期」



「一周不见凛太郎我好寂寞」



「……是吗」



「你呢?」



「呃……有点儿吧」



「有点呀。不过我还是很高兴」



真的是,这家伙真是太可爱了。



去过海边之后,她的魅力与日俱增。



但周围并没有人说这些,或许只是我自己这么感觉。



这么一想,我便有些害羞————。



「我就先回应你的期待早点儿饭准备好。快把桌子收拾一下,我马上端过来」



「嗯,好」



我揭开锅盖,搅了几下。



今天做的是夏季蔬菜咖喱,里边放了不少夏季蔬菜。



茄子啦青椒啦,有些人可能会不喜欢吃,但我和玲不挑食,因此没有问题。



「来,做好了」



「哇……好多蔬菜」



「做的是夏季蔬菜咖喱。给你勺子」



「嗯,我开动了」



玲拿上勺子之后舀起米饭和汤汁一起送进了口中。



在嘴里嚼了几次之后,她的脸顿时便如花绽放。



「好好吃!」



「那就好」



我坐到她旁边,也吃了起来。



嗯————很好吃。



大块的蔬菜和汤汁相辅相成,绽放出不同于肉的美味。



或许是因为没有肉那么腻,即便因为夏日综合征没有食欲,也能胃口大开。



「你喜欢吃咖喱真是太好了,毕竟能一起做出来」



「嗯,我喜欢吃咖喱。不过我最喜欢吃的是你做的咖喱。你一直都很下功夫,我很开心」



「你总是会这么说。有你这句话就不枉我每次深思熟虑做出来了」



即便每次都做普通咖喱,她吃的时候也不会有一句抱怨。



但这样一来————总感觉有些无聊。



咖喱有着无限的可能,不多尝试一下未免有些可惜。



说得极端些,我就是在用自己和玲做实验。



当然,前提是做得不难吃。



「说起来,那个是什么?」



「嗯?」



我吃完饭洗完碗盘靠在沙发上正无所事事,玲突然指向立在墙边的贝斯箱问道。



这也不怪她问,毕竟昨天还没这个东西。



「碰上些事,然后就决定好上后夜祭的舞台演出」



「唉?你演出?」



「意外吗?」



「嗯,很意外」



「不奇怪,我也这么想」



若是告诉雪绪我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节目,他一定也会大吃一惊。



我从琴箱里取出贝斯,拿着它坐回沙发上。



万幸的是野木并没有什么都买可爱风格的毛病,这把贝斯是黑白的朴素色调。



这样一来,即便我拿着也不会产生出借来的不协调感。



「这是吹的什么风?」



「明面上的理由是帮别人,背地里其实是我想玩一玩乐器」



「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乐器」



「……毕竟挺帅的」



「唉?」



我害羞了起来,从玲身上撇开了目光。



我听从雇主优月老师的意见,过着对各种娱乐都有所了解的生活,但在这些东西,我最偏向于适合绘图工作的音乐。



由于平日里就在听这些,我那尚未成熟的单纯心灵便很快有了憧憬。



我没想过做主唱,但还是想碰碰吉他、大鼓以及贝斯这些东西。



我不太喜欢惹人瞩目,不过还是有种淡淡的期待,希望就这样沉迷其中能够成为我的一个爱好。



「我毕竟也是随处可见的平凡高中生,自然会觉得弹奏乐器很开心、很帅。这就是理由了」



「……比我想得还要单纯」



「呃…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,原因实在拿不上台面」



「不是,你能有这样的一面反倒让我很安心,我想为你加油」



玲朝我挺了过来,就仿佛看到什么高兴的东西一般露出了微笑。



自从和她在一起生活,我也逐渐变得率直了起来————不,感觉是被她变成了这样。



或许是因为她一直会把想法直接说出来,我也从中受到了影响。



我原本以为受人影响产生变化是件坏事,但意外的是这感觉并不坏。



「实际上手之后也不太顺利就是了」



我用手摆弄了几下贝斯琴头排成一排叫做琴扭的螺丝。



这便是所谓的调音。



吉他、贝斯这类乐器若是放着不管,声音就会一点一点产生偏差。



就比如弦会因为湿度和温度伸缩,原因多种多样,具体的我也不知道。



每次演奏都必须像这样把声音调回去,有些麻烦。



幸好有个叫调谐器的调音辅助工具。



只要把调谐器夹到琴头上,确认有没有跑音就算调完了。



我按住琴颈上张开的弦,用另一只手拨动。



房间里响起我们决定演奏的那首曲子的前奏部分。



自从野木手上拿到贝斯回家以来,这部分我已经练习了好几次。



虽然时间不长,但总算是能慢速流畅地弹出来了。



「……」



「怎么样?虽然只有贝斯,但应该能勉强听出弹的是什么歌————你怎么了?」



「啊……没什么,稍微看了一下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