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六章 命令权(1 / 2)



「来打沙滩排球吧!」



我们上岸补充水分的时候,夏音突然如此宣布。



她手上拿着一颗球,开心地举过了头顶。



「我们四人来对战,输掉的人要听剩下三人每人一个愿望!」



「你怎么擅自做主啊……」



「怎么了?你不敢?」



夏音仿佛在嘲笑似的一脸坏笑,见到此情此景我的额头想必浮出了青筋。虽说是在海边玩耍,但该成熟的地方也要成熟一点儿。



说白了就是我不会接受她的挑衅————。



「正好,来就来」



————这些想法全都是在我把这句话说出后想到的。



我已经接受了挑衅,自然不能反悔。



虽然我有些后悔就是了。



「就得这样。你们也打吧?」



「当然,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么有趣的活动」



美亚这么说,玲也点了点头。



随后我们在沙滩上展开了死斗。



夏音跑到离水边稍远一些的地方,拿起一根树枝在沙滩上画了一个巨大的圆形。



「规则就是让球落下就算输,但是让球飞到接不住的地方不就赢了吗?所以这个圆以外的地方算界外,飞出这个圆就算最后碰到球的人失误」



「原来如此,这样一来比赛就不会太快结束」



「然后就是失误仅限两次!球落地或者就如刚才所说飞出界外,失误次数归零就算输。再就是同一个人连续两次碰球也算失误」



就即兴游戏而言规则还挺完善的。



若是没有惩罚,应该还挺好玩儿的。



「要是落在中间怎么办?」



玲这个问题问得很好。



如果球正好落在两人中间,有可能会相互推脱打不回去。这样一来就搞不清是谁失误了。



「如果落在中间,就算双方失误。如果不想球落下要先说一声。但如果自己说要打却故意不打,也算失误」



「原来如此,我懂了」



这个规则不错。



这样一来就不会陷入僵局了。



禁止声东击西是个很好的判断。



假如我还剩两次机会,玲只剩一次。球要落在我们两人中间的时候我如果说「我来打」,阻止了她行动,基于平局规则,我们两人各会损失一次机会,然后我就会获胜。



利用这个赢得游戏未免有些无趣。



「关于惩罚,要求什么都可以吗?」



「限定在常识允许的范围里应该就行了吧?你们应该不会搞错」



她说得没错。我可不想发出一些真心被讨厌的命令。



顶多就是稍微有些羞人而已。



「那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吧」



一说有惩罚,我便涌上一股独特的紧张感踏进了圆圈。



进来之后,感觉里面比从外面看要大一些。



虽然不是攻略之类的大杀器,但我认为重点在于如何让球落在比较微妙的位置上。要问我的想法,那最好是在线旁边。只要把球打到难以判断是否会出界的地方,对方心中就会萌生出迷茫。只要诱发失误,就是我这边赢了。



只不过————。



(……我没打过这个啊)



我从未在课外打过排球。若问托球接球,我倒是懂得怎么做。但只要不明白用打球的感觉,就说不了再多。



「我认为规则没有问题,不过以防万一还是确认一下,我们先练习一会。练习的时候球落下也不会减少机会」



夏音这么说,让我松了口气。



太好了,这样一来我就能想起怎么打球了。



出于练习,我们打了好几回合。



要打得正好很难,我好几次因为击球方式不正确摔倒在地,不过重复了几次也就好多了。



只要集中精神,应当不会被打得落花流水。



「那我们差不多正式开始吧!」



终于来了。



在圈里跑有种独特的紧张感。



夏音抛起球,用指尖朝空中一推把球托起。



球微微旋转,慢慢朝我落下。



(嗯……这个能试一试)



我伸出手十指交叉,做出排球中经常会出现基础接球动作,把球打高。



球飞到一定高度随后开始自由落体,落点正好在玲和美亚中间。能让球落在这么绝妙的位置,不愧是我。



「玲!我来!」



「!」



正打算接球的玲停下脚步,与之相对,美亚跑到了球的落点做好了准备。她和夏音一样,用指尖托起了球。



球正好飞到了方才停下脚步的玲面前。



「嗯,打得好」



玲这么嘟囔了一句,高高跳起之后身体向后弓起。



看到她这个动作,我回想起某副光景。



我记得那是在暑假前的体育课。



玲高高跳起,跳得比球网还要高,朝对面的场地用力扣了下去。我当时靠着墙壁看到了这一幕。



不好————。



我这么想的时候已经晚了。



她打出的球势不可挡,朝我飞来。



我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。没有任何一条规则说不能扣球。这也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出色战略。



「呃……」



无论怎样,我必须接下来。



万幸的是这个球和排球比赛用的球不同,是较大较软的那种。这样一来,用胳膊接下也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。



————本应如此才对。



「怎么……会……?」



接下球之后胳膊嘎吱一声。



为了抵抗冲击,我弯曲膝盖,利用身体的缓冲力努力削弱力量。



可即便如此,球的威力依然不减。



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,球快速飞向了界外。



看到球在地上滚动,我目瞪口呆。



「真的假的……」



「玲!干得好!」



受到夏音称赞,玲得意地哼了两声。



「凛太郎,这下你就只剩一次机会了」



「你这家伙……」



我现在才明白。



玲这家伙是朝我来的。



她似乎很想让我对她言听计从。



「我想要命令凛太郎的权利,所以我会朝着你打」



「正好,来就来」



被人挑衅到如此地步,作为男人怎能默不作声。



占上风的可是我。



玲想让我输,只要我不输就行了。



在大逃杀的状态下,要瞄准我一个人打很难。



(只要玲一直拘泥这点,我就能赢下来……!)



我如此确信,捡起了地上的球。



「让失误的人来发球可以吧?」



「嗯,没问题」



「好」



我转动手中的球,冷静思考。



首先,玲打出扣杀之后没办法轻易接住。就算能接下来,球也一定会飞往界外。这样一来我就会输。



既然如此,战略只有一个。



那就是朝玲打低球。仅此而已。



我抛起球,用手指轻轻托球。



球直直朝玲下边飞了过去。若是比赛规则,这个高度肯定会受争议。



「唔……」



如我所想,玲没有办法打扣杀。



她做出接球动作,用手臂将球高高弹起。虽然比较高有些难以判断,但毫无疑问是在界内的。



离球最近的夏音追了过去。



「专打凛太郎……不错啊!打快要死的人可是最基本的!」



「什么!?」



她大放厥词,边跑边用一只手弹起球。



重回空中的球正好朝美亚站的地方落去。



「在我损失机会之前我就先旁观一下吧」



美亚轻轻随手一弹,却正好传给了夏音。



不好,这样一来,就白给了那家伙一个扣杀机会。



「哈!感谢好球!」



这对我却是一个大危机。



玲能打出那么厉害的扣杀,不难想象其他两人也差不太多。



我曾以为我能赢,但却并非如此。



夏音反弓起身体,正就如我所想。



她瞄准的地方毫无疑问是我的身体。



「这样就结束了!凛太郎!」



「啊,说起来,我记得夏音的胸围是————」



「你在说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美亚你个大傻子!」



夏音受到意料之外的挑拨,十分灵活地在空中改变了目标。



方向自然是对准了美亚。



随着一声巨响,球气势汹汹地朝美亚飞了过去。



但是————。



「夏音还是这么好对付」



美亚轻轻歪头,把球躲开了。



球的力度自然不减,随着一声响动扣在了界外的沙滩上。



球落在了界外,也就是夏音失误了。



「你、你算计我!?」



「别说这么难听,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你的三围」



「你可别说出去!?绝对不能说出去!?」



「嗯?这是在暗示我吗?那我就应你的期待,从上到下是七————」



「不是暗示!住口!救命!」



夏音为什么在求饶呢。



我没管抱头痛苦的夏音,而是看向了美亚。



「你是明知她会受到挑拨故意站在边儿上的啊……厉害啊」



「呵呵,游戏结束太早也太无聊了。你就尽管加油减少我的机会吧」



「你真敢说,我一定会让你泪流满面」



夏音经不住挑拨真是帮了大忙。



玲和美亚还各剩两次机会————要减少她们的机会,只有我一个人的力量是破不了局的。



「凛太郎!我帮你倒也可以!倒不如说让我帮你一把!不能放任她们不管!」



「正好也这么想,那就说定了」



「那你就来个好球!」



没错,既然一个人不管用,就联合作战。



我们都是只剩一次机会的人。若是继续争斗,很有可能会因为球掉在中间一起输掉。



首先必须把玲和美亚的机会削减到和我们一样才行。如此一来,比赛从某种意义上就回到了原点。



「能联手吗?」



「我说能就能!」



随着这句蛮不讲理,夏音抛起了球。



球朝着我这个盟友飞了过来。



这个高度和速度正好适合托球。这样一来,我就能打到一个好位置。



「夏音!上!」



我参考美亚刚才的行动把球托起。



虽然是第一次,我还是托到了一个好位置,不愧是我。



「干得漂亮!」



夏音一蹬腿跳了起来,和刚才一样反弓身体,加上了一个反作用力。



她的身体朝向的目标是美亚。



这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胸围差点被宣扬出去,让她有些记恨美亚。



但夏音没有立刻打出扣杀。



「————凛太郎,抱歉了」



随着这句话,她在空中转身。



「我其实只要不接受惩罚就行了!」



然后她挥舞蓄过力的手臂,朝我打了过来。



惊人的弹跳力和柔韧的身体做出了难以置信的姿势,一道强力的攻击由此而生,初次见到肯定没办法接下来。



不过,有心理准备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

「我就知道」



我从一开始就是在会被背叛的前提下托起球的。不管怎么想,瞄准再有一次就会输掉的我效率是最高的。说白了就是合作根本就没有好处。



无论她的扣杀威力有多强,和姿势正确打出来的相比终究是要差上一些。只要知道会来,我应当能打回去。



「啊?你说什么!?」



「背叛者————必死!」



我用手臂中心接了下来。只要直直一弹就能弹到夏音的脚边。



不过,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。



「呃……」



虽然比刚才的扣杀威力小一些,但我的身体还是没能完全抗下冲击。



球随着快速回转飞向了预料之外的方向。



球飞去的地方刚好在玲和美亚中间。



「「我来————」」



由于事发突然,两人同时出了声。



最后双方都停了下来,逼近地面的球毫无阻碍地落在了沙滩上。



「……这」



「啊……落在中间了,两人都减一次机会!凛太郎,干得好!这就是联手的好处!」



「你不是背叛我了吗」



「你、你说什么呢?」



我半睁着眼瞪了过去,夏音立刻扭头笨拙地吹起了口哨。



就饶了她吧。从结果上说,已经让最难缠的两个人都失误了一次。



「嗯,被反将了一军。当时没立刻判断出会往哪里打」



「不甘心……」



从现在开始,再有一次失误就会输掉整场游戏。



玲和夏音应当会考虑失误的可能,不会轻易打出强力扣杀。



我的方针仍然不变。



彻底防御,等待三人出现失误。



我才不要接受惩罚……!



「这算我们两人失误,发球可以人选一人吧?」



「应该行,只要你们双方都同意」



「好。玲,你想谁来发球?」



美亚和玲商量完,最后决定美亚来打。



美亚在手中把玩着球,看了一圈我们的脸。



「我想想,我的记得没有规则说不能在发球的时候扣杀吧?」



「你……莫非」



「现在我能把球打向任何一个人,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?」



美亚露出坏笑,我们擦着地面后退了一步。



要是正面吃到这一击,不管玲和夏音能不能,我肯定是没办法。



也就是说,我必须想办法从她的目标中脱离出来。



「我、我在车站前看到一个很适合你的蓝宝石项链……我想下次送给你……嘿嘿」



「嗯嗯,这样呀」



美亚面露笑意听夏音这么说。



她旁边的玲现在才一脸后悔。



「我已经知道夏音要献上的东西了。玲呢?」



「……我、我们……一起去吃特别辣的东西吧」



「噢!平时我再怎么想去你就是不肯跟我去……很好,这个不错」



很辣的东西是什么啊。



这种东西想要多少我都能做————对了,就是这个。



「那最后就是凛太郎君了。你还有什么遗言吗?」



「……我会给你单独做一周的饭,和玲的不一样」



「————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原来如此!好,我决定好了」



美亚把球高高抛起。



她手臂蓄力,用力一蹬,挥出了手臂。



「我要打的……是你!」



下一秒,她打出了不输玲和夏音的扣杀。



球朝向的人是————夏音。



「为什么是我!?」



「抱歉,那条项链我已经买上了♪」



「笨蛋!呜!」



很遗憾,夏音虽然勉强接住了球,但球飞向了意料之外的方向。



从方向上看是朝我而来,但照这个力度应当会出界。



我确信自己已经赢得胜利,便停下了脚步。



可悲剧就在此时发生。



海边吹起了强风。



这个球比排球比赛上用的球要更大更软,被风一吹便迅速降低了速度。



因此,原本会出界的球会落在界内。



(不好————!)



球离我最近。



照这样下去会是我输。只有这一点我一定要避免。



「接住啊啊啊!」



我不禁吼出声,伸出了————脚。



我一个滑铲让脚来到球的落点,随着一道强力的冲击把球踢了起来。



(撑过去了!)



不过,我的好运到此为止。



由于夏音接球的时候没有完全止住回旋,球一直在快速旋转。



球离开脚之后并没有飞回界内,而是转着圈落在了界外的沙滩上。



「太————太好了!可别小瞧我的运气!」



「真、真的假的……」



我茫然地看着在我滚来滚去的球。



仅此就能明白是我输掉了比赛。



然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

「凛太郎君,是你输了」



「……不用你说我也知道」



「我该让你做什么呢?」



看到我站起身,美亚和夏音一脸坏笑。



玲虽然没有那么明显,但明显比了一个胜利手势。



看来我是一个同伴都没有。



「……各位公主,请说出你们的愿望」



「你还会用公主这种讨人欢心的词呀。嗯,我们该怎么办呢」



当成公主对待能稍微来点儿轻松的要求吗?



三人自不可能知道我的心思,她们鬼鬼祟祟地在我面前讨论了起来。



逃跑吧。不过感觉在此之前就会被抓住。



「我……不想现在用,想留到后面」



「哦?可以这样吗?凛太郎君」



不把要求当场说出来也挺恐怖的————不过玲应该会给一个最最普通的要求。



如果能往后拖拖,也还挺好的。



「我都可以。能把这件事忘了就更好了」



「我不会忘,会永远记得」



「……是吗」



玲说会记住应该就是真的会一直记着。



「如果这样也行,那我也往后拖一拖。现在我想不到什么」



「……也是,我也一样」



最后谁都没给我提要求。



不过全部往后一拖,我就必须一直保持警惕————。



「求你们了,手下留情」



「我会妥善处理」



「我也是」



「我也一样」



啊,我这下可能真玩完了。



◇◆◇



披着沙滩排球外表的恶魔游戏结束之后,我们平和地享受起了大海。



我们游游泳,挑战做沙堡,最后实在做不来,用收集的沙子把夏音埋了起来,埋得过程中又绕夏音转了几圈。



黄昏将至的时候,她们三人再旺盛体力也变成了一副疲累的模样,我们就这样回了别墅。



气温逐渐下降,穿泳衣已经有些冷了。



三人回了一趟更衣室,随后换成便服回来了。



她们有穿T恤配紧身裤的,有穿T恤配短裤的,穿得并非太潮流,但画成草稿都美若天仙正是她们这群偶像厉害的地方。



直到最后我都没习惯她们穿泳装的样子。



她们三个都累了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说实话我已经累到动都不想动。



但我还有事要做。



「小的们!烧烤了!」



「噢!我等好久了!」



先不管她们是不是我的部下,我们四个人相互合作把食材搬到了别墅外的料理点。



包含香肠之类的东西在内,肉类都不算便宜,而且还大都细致处理过。用炭火一烤应该就更美味了。



「凛太郎,多烤些肉」



「等一下,火还没生起来呢」



我按下玲的催促,准备起了木炭和引火物。



我从来没有在外边生过炭火,心里其实还挺憧憬的。



我欢心雀跃,按照别墅里的生火指南生起了火。



因为是第一次生火,因此不太顺利,我与之抗争了将近十分钟。



正当我终于生起火的时候,全身油然一股成就感。



「凛太郎露出了男生的表情」



「啊?这……他毕竟就是男生」



「嗯,不是这个意思……有些难解释」



这是什么意思?



不过她自己也不太懂,我就更不可能懂了。



「不好意思让你们三个久等了」



「没关系。看见凛太郎君全神贯注的表情,一点都不无聊」



「你们怎么回事……怎么尽提我的脸」



我的表情有那么奇怪吗?



算了,等这么久了,应该先烤肉。



我把香肠和蔬菜摆到了烤肉网上。



肉块提前插好了扦子,处理成了方便吃的一口大小。



一部分肉腌在了前不久用酱油大蒜迅速调出来的腌汁里,给味道做了一些改变。



做这些细致活儿的时候真的很开心。



三名女生坐在室外用的椅子上,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我做这些。



虽然并没有妨碍到我,但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

「……你们这样我有些不自在」



「抱歉。但是我很感兴趣」



「感兴趣?」



怎么突然说一些科研人员说的话。



也不知男生默默动手的样子哪里激起了她的兴趣。



「就是感觉不常有机会近距离看你做饭,所以有些新鲜」



「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,没什么有趣的吧」



「确实没有有趣的,但就是会盯着看……真是不可思议」



这是我的台词————不过算了。



我留心不去在意,继续干活儿。